比薩

比薩燈光,仿佛文藝復興的眸子,永遠在佛羅倫斯的比薩街坊巷隅閃動著波光,即使流光似水,年華暗換,也不會黯淡。那光芒,絕非巴黎活色生香的豔光,也不是羅馬金戈鐵馬的冷光,而是一種內斂的、暖暖的光,滿溢著沉靜的、仿佛對自己的文明有著非凡自信的美。紅棕色的城牆,灰色的城垛圍成一個只有幾平方公里的方塊地,據說古代整個城邦範圍就這麼大,城角處有一個行走的兇猛的獅子雕像,宣示城小但不示弱。進了比薩城門遠遠就能看到通體雪白的比薩斜塔——一個八層長圓柱型建築,塔身明顯向右傾斜,和旁邊的洗禮堂形成一個明顯的夾角,塔半腰有凸起的彎曲度,像一個挺著肚子的人正在倒下,我在遠處看它好久,越看越感覺像一尊放大的古玩,然後,走過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坪由塔底向上望,能看出當年的建築師在每一個細節上都用了不少心思,不用說漂亮的圖案和造型,比薩光是把大理石磚一塊塊精確打磨成弧型最後形成圓這一過程就不容易,再按力學原理嚴絲合縫向上壘到八層,一點看不見手工砌的痕跡,每層圍繞塔身有一圈圓柱既美觀又起著固定作用。在基本手工的年代建這樣的圓型塔一定要比方型塔難度大。資料上說是比薩塔基原因使塔變斜,我更願意相信能造出如此精緻藝術品的建築師不致犯此低級錯誤,而且,1590年伽利略在此做自由落體實驗至今已經過了四百年,現在還好好地立著,說不定是建築師很自信,玩把幽默有意讓它斜著出現,達到標新立異,今天正是它的比薩斜,才有現在的知名度呀。以手工藝為主的年代常能出現藝術價值很高的東西,而現在幾十天就能蓋起一棟小樓的速度,是不可能出精品的。

http://www.dominos.com.tw/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